富强娃遇上”电锯惊魂” 然后…(上)

灼知拙见, 灼知理论, 精选头条

灼知网导读:在上文《富强娃撑起家 别的娃才能貌美如花》中,叨叨叨解读了国家为什么要富强,但限于篇幅,没多做延伸,接下来这篇文章,他索性来一出“电锯惊魂”,将“富强娃”锯成几截,逐个探讨,好家伙!搞那么惊悚,就为博几个眼球,节操全无,至于不?叨叨叨,我们鄙视你。由于文章过长,故分上下篇推送,此为上篇。

富强娃遇上”电锯惊魂” 然后… (上)

作者:叨叨叨


从字面上看,“富强”由“富”和“强”两字所构成,顾名思义,富即“富裕”,强即“强大”,概念并不同,那为何人们口味如此之重,老把两个字捆在一起玩SM呢?

富而不强或强而不富,难道不行么?

老规矩,举例说明:

清朝,天朝史书上最后一个封建王朝,早些年在对外贸易中,凭借着丝绸、瓷器和茶叶大把大把挣着歪果仁的银子,GDP长期位居世界第一,1820年甚至占到了全球总量的33%,要知道,当时连日不落英帝国也才5.2%,大清的富裕可见一斑。(数据来自英国经济学家安格斯·麦迪森)

然而,腐朽自恋的清皇室并没把财富用于国力强大,反倒沉迷于风花雪月,而各级官员上行下效,尸位素餐,民间更是乌烟瘴气,鸦片盛行。

后来,正如鲁迅先生所说:

“倘是狮子,夸说怎样肥大是不妨事的,如果是一头猪或一只羊,肥大倒不是好兆头”

嗟乎,富而不强的大清朝,就此成了老外争相劫掠的大肥肉,活生生被坚船利炮轰开国门,签下一纸纸割地赔款的不平等条约。

真TMD丧权辱国…

再举一例:

在中华民族悠久的历史长河中,有一个让各族儿女内心倍感自豪,却又隐隐作疼的朝代,大元王朝,当时,我们有所向披靡的军队,有史无前例的疆域,甚至狂风骤雨般杀到了欧洲,按理说足够强大。

然而,出生于流寇,骨子里刻着强盗逻辑的元政府并没意识到强大后,还应该让国家和百姓富裕起来,仍旧盲目扩张,以满足征服欲,对待国人,非但不鼓励生产,还要横征暴敛,赋税比起被灭掉的南宋,整体增长了数十倍不止。

百姓不堪重负,于饥寒交迫中忍无可忍,愤而起义,于是乎,强而不富的大元朝,仅存活87年,转眼便土崩瓦解。

可恨的是,大元在自取灭亡的同时,还严重毁坏了当时的经济和文化,中华文明自此由盛转衰,流毒祸害至今,着实令人唏嘘…

其实,这些事也不是我国才有。

在20世纪90年代的中东地区,“富而不强”的科威特,各种资助强邻伊拉克,百般委曲求全,最后仍难逃被伊拉克入侵的命运,国家的财富也被其洗劫一空;

而原本富裕的伊拉克,自从高举起莫须有的宗教旗帜,穷兵黩武发动两伊战争开始,尬战八年,生生打穷,当战争结束,才发现自己只剩下一支在战火中淬练出的铁血雄狮,和一屁股天量外债,成了个“强而不富”的国家。

于是,就打起了歪主意,不顾道义入侵相邻的债主国科威特,终于招来西方国家群起攻之,以致政权更迭,暴乱不断,人民生活如置水火,至今动荡不安。

诚然,古今中外“富而不强”以及“强而不富”造成的悲剧比比皆是,也亏得他们,一次次用血泪痛心疾首的告诫我们,富强是一个整体,相辅相成且不可分割,光靠“富”或者光靠“强”,是不能够真正做到长治久安的。

既富又强,才是王道!

<作者注:任何政权的建立与覆灭都不是几句话说得清的,本叨为表而表,对历史的评述难免有断章取义之嫌,毕竟不是搞史学考证,亲们闻弦歌知雅意,万不可较真。>

 

首先,我们要清楚,一个国家,是由人民、文化、国土政府四个要素构成。

在正常情况下,人们会把行使公共职权的政府当做是国家的象征,故而世人论及“国家富强”,皆从“政府富强”而言,其实,这是片面的,单凭一个“政府富强”,是撑不起国家富强的。

只有当“人民富强”、“文化富强”、“国土富强”以及“政府富强”四者相统一,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国家富强

 

“人民富强”,是指人民能够有尊严的安居乐业,而“政府富强”,则是指政府能够有效率的行使公共职权。

在四个实现“国家富强”所需的富强中,“人民富强”和“政府富强”最为重要,往往能直接决定一个国家的迭起兴衰。

然而,事无绝对,《荀子·王制》是这样说的:

“故王者富民,霸者富士,仅存之国富大夫,亡国富筐箧,实府库。筐箧已富,府库已实,而百姓贫:夫是之谓上溢而下漏。入不可以守,出不可以战,则倾覆灭亡可立而待也。”

放到今天意思就是:“行王道的国家令人民富强,称霸的国家令中产阶级富强,苟延残喘的国家令官员贵族富强,即将灭亡的国家令政府富强然而,政府富强却让人民贫弱,旱的旱死,涝的涝死,这样的国家,自然内不能防,外不能战,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”

你看看,刚才还说两个“富强”都很重要,转背到了荀子口中,“人民富强”就成了王道,“政府富强”却如此不堪的走向了灭亡,岂不矛盾?

别急,听我慢慢叨来…

实际上,这并不矛盾,两个“富强”都是“国家富强”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也并不存在你死我活的关系。

相反,“人民富强”离不开“政府富强”,这样才能在发展上得到政府更加行之有效的统筹规划,“政府富强”也离不开“人民富强”,这样才能在人力物力财力上得到人民更给力的支持,两者相辅相成,相得益彰

怕只怕,有的政府会一意孤行,滥用公权,指鹿为马,无视“人民富强”,妄想用“政府富强”全权替代“国家富强”。

于是,《荀子·王制》所言,就会一语成谶:

公元604年,一个35岁的有志青年继承大统,改国号“大业”,政府在他的带领下,重修律法,推行科举,修运河融合南北,建东都贯穿东西,灭吐谷浑通丝绸之路,征高句丽拓国之疆土…好一个雄才大略的亡国之君!

对头,你没看错,不是千古一帝,是亡国之君,他,就是被后世文人骚客口诛笔伐,弑父、淫母、杀兄,骄奢淫逸、恶贯满盈的隋炀帝杨广,脏水随便泼,罪名随便盖,敞开骂,包爽。

从有志青年到亡国之君,杨广究竟做错了什么,要被世人如此谩骂。

平心而论,他领导的隋末政府,虽然动辄徭役百姓,大兴土木,大动干戈,造成了“天下死于役”的惨象,但是,他们喊的可都是富强国家的口号,操持的也都是高瞻远瞩的不世伟业,也许,杨广死都想不通,自己何错之有?

这倒让我想起了《琅琊榜》的一段对话:

梁帝:“你说,这是朕的天下,还是他萧景禹的天下”

梅长苏:“天下,乃是天下人的天下,如无百姓,何来天子,如无社稷,何来主君,”

显然,梁帝和隋炀帝犯了同一个错误,他们不约而同的把国家当作私有,把政府推到了人民的对立面,他们所谓的“国家富强”,不过是自己的“政府富强”,在他们心中,恐怕只有巍巍皇权,何尝有过人民。

梅长苏则一语中的:“天下,乃是天下人的天下”,没有人民,那来国家,没有国家,那来政府,人民,才是国之根本。

所以,一个国家想要真正富强,就必须在“政府富强”的同时,也兼顾好“人民富强”,归根结底,“政府富强”只是手段,“人民富强”才是目的,如是而已。

(未完待续 下篇更精彩)

 

 

延伸阅读

【单身狗福利 媳妇免费发放】解读社什么观

富强娃撑起家 别的娃才能貌美如

《芳华》里的高叉泳装,带给我们什么样的启示

透视你的人生 细思极恐 【人生观】

发表评论